正文 第十五章

当书网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君可知我心正文 第十五章
(当书网https://www.dangshu.com)????虽然祈若仙及时扶住了龙天逍,但他最终还是不支倒地,身子异常冰冷。

????那腹部的伤口正往外渗着红色的鲜血,一点一点的晕染开来,与他身着的红衣映成一片。

????她不知所措的按压着伤口,不停的对他说着话:“振作一点,你不会有事的,小二哥己经去请大夫了……”

????见她紧张万分的样子,他却没由来的说道:“原来你这个白痴女人仅仅只懂得同情而己……”

????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说这些话么?快不要说了,你一说话,血又会流出来了。”她都担心死了,他还若无其事的样子。却正因为如此,才更让她揪心不己。

????而且他只要一开口说话,那伤口便又涌入大量的血来,她急的忙用自己的手为他堵弄着,却怎么也止不住。

????她急切万份,担心不己的样子,尽落在他的清寂的眼中——

????也许,就是这一眼,才注定了他这一世无可救药的情殇。

????渐渐的,他感到有些累了,眼皮也开始沉重,逐渐的模糊了视线,最后昏昏然晕到在她的怀里……

????那里暖暖的,有着让他眷恋不己的气息萦绕着,只觉得无比安然——

????她望着他安静出奇的脸,也不知他是睡过去了,还是晕过去了,还是说……?

????她不敢多想,紧紧的环抱着他,希望籍此能汲于他生的力量。

????“对不起……真的对不起……”她一遍一遍,真心忏悔着。

????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后,她才发觉,他那妖艳绝美、狂傲自负的容颜竟还蕴带着几许苍桑,以他这般年纪本该意气风发才是,却不知为何竟显得韬光隐晦。就算是陷入了这种无意识的状态,他的眉角依然愁苦的紧锁着,不知他的内心是怎样的一种心境,又是怎生的这种无奈?或许他的无情,他的狂肆,都是一种假像而己。

????卸下防备的他,看上去是如此孱弱,如此无助。

????他的孱弱、他的无助令她更加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是自己的妇人之仁害了他。

????她错了,真的错了,错的如此彻底……

????外边,小二跑出去一声‘救命’一喊,便从楼下冲上来几十个锦衣侍卫,直直的闯进了梅厅,将祈若仙团团围住,十几把刀剑齐刷刷架在她的脖子上——

????看情形,她是闯大祸了。

????后来她才得知,原来这狂肆少年竟是天奇国的六皇子——龙天逍。

????其实她早该察觉到的,他自称‘小王’,行事又极其嚣张跋扈,目中无人,试问除了皇族中人,还有谁敢在这青天白日,众目睽睽之下恣意妄为呢?

????令她不解的是他既然贵为王爷,又是先皇最为疼爱的小皇子,应是人生得意才是,却为何尽显失意。

????有关他的身份来历,她是从那些看守她的侍卫口中零零散散的谈话中获知的,才意识到自己惹了一个超级大麻烦。

????也终于明白了他为何在听闻她是驸马爷带来的人之后便放开了她,想必是顾忌到她的公公——‘秦老将军’的情面吧。

????然而,此时她害他身受重伤,恐怕就是公公出面,也很难交待。除非道出她是无姬公主的身份才能善了,但她却打心眼儿里不想那样子解决事情。

????自被关进了大牢里,她就一直在想要如何解决这事才好。

????庆幸的是那些侍卫虽然将她关押起来,却没有伤她半分。

????而且,在里面待了不到一个时辰,她便被莫名其妙的带到了另一处陌生地方。

????当横匾上刻有“逍王府”三个镏金大字的朱漆铜扣大门兀立在她眼前的时候,她方知这地方原是那小王爷的府邸了。

????怀着不安的心情走进府宅里,她仍暗自惴测着这些人会怎生处置她。

????她一边走,一边胡思乱思着,同时深觉自己有罪在身,要惩要罚也是理所应当。说到底,是她罪有应得。

????不过,比起自己的安危,她更为担心的,反而是他的伤势如何,会不会己经生命垂危了?

????岂料,她越想脑子里就越是混乱,索兴摇摇头,摔掉满脑子的想法,端正了神态,随着几名带刀侍卫穿过层层玄关,重重拱门,道道回廊,来到一处清幽雅致的别院,才被另两个长相清秀,身材高挑的婢女请了进去。

????那两个婢女对她的态度很是恭敬,让她不仅想回想起以前在宫中的生活,竟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。

????让她甚感迷惑的是,她是带罪之人,应该不会受此礼遇吧?

????正百思不得其解呢,不觉间己进了主屋,随后绕过了百折屏风,进到内室。

????眼前豁然明亮,可见窗明几净,案榻皆然,另有明玩古画挂放四处,桌椅茶几样样考究,头顶房梁、隔断方柱那是雕龙刻凤,细柞精设,处处透着一种庄重厚实古仆之风。

????看来,这小王爷也是极其讲究之人。

????不待她细做打量,那迎她入内的两名婢女己齐步上前掀开了鸾床四周垂落着的的纱幔,露出了里面的光景——

????她摇道视去,一眼便看到了正半躺在床的绝美少年——小王爷是也。

????只见他半合着眼,似睡非睡、病恹恹侧躺在那里,脸上少了许多生气。

????除去了身上那件似血残阳的外衫,仅着一件雪色中衣,腰际横搭着一床薄被,看上更加的孱弱不堪了。

????正可谓,身娇可比女儿贵,另胜西子病三分。

????见他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,她心中越发的愧疚,自责万份。

????“你来了?”他懒懒的睁开眼来,看向她。

????“嗯——我来领罪了——”她闷声回道:“不知小王爷打算如何处置于我呢?”

????这时候他却从榻上撑坐起来,想是此举动作太大竟牵扯到了刚刚包扎好的伤口,故而有些吃痛的龇了龇牙。

????她见了很是担心,便不矢说道:“你怎的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子呢?都伤成这样了,还要瞎折腾吗?”

????他唇角轻翘,不经意的流露出些些自负:“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——”

????“小伤也是伤,更何况都流了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是小伤?还是快些躺下吧——”她劝道。

????他轻笑出声,戏道:“怎么——心疼了?”

????他这番姿态,可真是难得。

????了解他的人都知道,自他的生母湘妃娘娘猝死之后,他就变的沉默寡言,且性冷孤僻,行事乖张,更有人称他为‘粉面修罗’,因为这些年来凡是得罪过他的人都不得善终,有传言说,那些人都是他亲手了结的,可见其心之阴暗狼戾。

????虽有些言过其实,但也并非空穴来风。的确,母妃死后,他便对人世无甚流恋了,只心心念念着要为母妃报仇,一颗心早就变的铁石心肠,也对天下间所有的人都充满了敌意,故而,再不曾对人和颜悦色过。

????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起上一次笑是什么时候的事了,他更想不通自己为何竟会对她展露笑意。

????而他一笑,祈若仙倒没觉着什么,反倒是把侍在两侧的婢女看傻了眼。

????要知这小王爷本就长的妖艳绝伦,若不是总冷着一张脸,早不知迷死多少人了。

????她们这些做下人的深知不可亵渎王爷圣颜,但突的看到如此养眼的一幕,哪移得开视线。

????两名婢女有些放肆的眼光,他岂会不觉,只冷冷的一个眼神扫去——

????二女岂敢再看,慌忙低头,身子微颤着,唯恐主子怪罪。

????见两婢安份的垂下头去,他又将目光重新转回祈若仙的身上。

????她仍不惊不宠的立在那里,并没有因为他的戏言而生气。

????而再次看向她时,他的心怦然一动。

????竟不知为何,只是看着她,就会觉得心情大好,内心深处的某一处也像是被拨动了,变的异常柔软。

????有多久了,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触?

????他记不清了,仿佛还是母妃在世的时候吧。

????她见他坐在那里不动声色,暗自担心他这样下去会对伤口不利,于是开口提醒道:“小王爷还是躺下说话吧——”

????“小王可不像你们这些女人家般娇弱,这点小伤不出三五天就会好的。”他却不甚在意。

????“可照你这样子折腾,恐怕再过个十年八年的也未必会好。”她直言道。

????“要真是那样,小王这一辈子可就得有你来照顾了——”他玩笑着说道,心里竟然还有那么一点向往。

????“小王爷还是别拐弯子说话了,想要如何处置就请直说吧,仙儿决无异议。”她以为他是故意做弄自己,便事先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????“你叫仙儿?”没想他听之后,却是如此问道。

????她并未应声,也算默认。

????“怪不得长的天仙一般——”他又问:“那你的全名又叫什么?”

????“姓祈,小名若仙,小王爷可以直呼名讳。”她不卑不亢道。

????“祈若仙?!”他细细揣摩着:“还真是人如其名……”

????“小王爷既然己经知道了仙儿的名字,是不是该坦白说话了。”她再次提醒道。

????“关于如何处置你,还待小王好好想想……是让你挨板子,还是送宗人府查办呢?……要不,就如小王方才所言罚你一辈子照顾小王好了——”他兴致颇高的自说自画着,越说越没个正经样子,看样子兴致颇高。

????“你好歹也是天奇国的王爷,该懂得律守己身才是,怎能说这种胡话,让人听了岂不贻笑大方?”她凛然道。

????“小王做事向来随性而为,不受任何世俗拘束,更别说什么狗屁律法了。你就别拿这一套来对小王说教了。”他坏脾气的倔道,先前缓和的神情一下子紧崩起来——当书网 https://www.dangshu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君可知我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君可知我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君可知我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